top of page

灣仔電車

已更新:2022年1月27日

一個舊區拆卸重建新居不一定能滋長人情味。原有幾代居民的共同謀生、合作經歷、十多年交情、安全感、誠信、本來風俗習慣、歷史累積等等亦隨着拆卸而各散東西,難以延續下去,原有的味道失去也不容易重新建立。

換上外來的人到新區謀生和生活,甚至新來居住的人不一定在新區做生意、工作,他們只當新居為休息居所,用來消費的社區,居民之間關係當然會疏離,甚至會保持戒心。

即使新來居民會普通噓寒問暖,保持有禮也不一定是人情味之表現。

也許新區設計再現代新穎,冠冕堂皇,大廈興建得再高,能居住容納更多人,但這些社區仍然有種死氣沉沉、陌生、呆板、人們保持戒心而沒有朝氣的感覺。

然而只有九七前政府才會知道什麼是以人為本;現在一般香港人被視作GDP經濟生產動物,是奴動階層也,日出而作,凌晨而息。奴隸是不需要有人情味,有文化,有個人意志的,只有工作和消費就可以。

一些人價值觀因而被扭曲,認為在不合理的遊戲規矩勝出能或成最後大贏家,而且樂在其中,甘願為奴,真可悲。

Tanya想起倪匡先生說過「人類之所以有進步,全因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。」小妹祈求自己能從苦海中擺脫,擺脫所謂標準、統一的輪迴,實踐自己藝術夢,以另一種視覺記錄和表達自己身處環境之不同面貌和情感。雖然過程辛酸,亦充滿挑戰,但我相信只要自己不斷吸收新知識,把所學過的實踐出來,為自己開拓一條新道路,無論如何也會有成果。

最後是否能成功做到?相信時間能證明一切。

又想起藝術家吳大羽說過:「時間會使隱匿的東西顯露,也能使燦爛奪目的東西黯然無光。......我不會完全死去。」



30x40cm Soft pastel on pastel card 2021









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